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最新消息

Science:学术不端还是蓄意迫害?

发布日期:2014-06-30      发布人:坤

“唉,不好!”某荷兰心理学家日前发出这样一条推特。“又来了。”另一人也表示惋惜。这个国家的科学家仍然沉浸在2011年蒂尔堡大学Diederik Stapel和2012年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大学Dirk Smeesters的丑闻中。

近日,国家科研诚信小组又发现阿姆斯特丹大学社会心理学家Jens Frster在文章中操纵数据的证据。该校已发表声明,要求撤销Frster的一篇文章。

此案引发了全球的广泛关注,因为这位2007年就来到阿姆斯特丹的德籍科学家在国际上久负盛名。“他是他这一代中最有创造力、最有影响的社会心理学家。”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Jeffrey Sherman表示。2011年,Frster因“在自我调节、创造力、新奇性、具身性和社会认知领域的开创性研究”,获得了欧洲重大社会心理学荣誉——库尔特·勒温奖。

令此案更加有趣的是证据本身。该诚信小组并未发现确凿的证据,正如Smeesters事件一样,此案的结论完全基于统计和方法论上的证据。

在Frster致同事的一封公开邮件中,他将此结论称为“一个可怕的判断错误”,并将责任归咎于在Stapel事件后的杯弓蛇影。“我的确感觉自己是这场难以置信的迫害的受害者。”他写道。该邮件发布在Retraction Watch博客上。

此案始于2012年9月,某检举者向阿姆斯特丹大学寄来35页的长信,对Frster的3项研究提出控诉。控诉人对2012年一项发表于《社会心理学和人格科学(SPPS)》的研究中出现的异常数据表示困惑。在通过闻气味、聆听诗歌等微小刺激之后,参与者的认知能力测试分数显著上升。

出于好奇,该研究人员向Frster索要实验的原始数据,但却只收到Frster有限的数据集回复。其中包括参与者的数量和标准差,却并不包含原始数据。检举人同时分析了2009年及2011年Frster在《实验心理学杂志:总论》发表的两篇描述类似实验的文章。检举人写道,三篇论文共有42个实验,在绝大多数实验中发表的平均数“异常接近线性趋势”。他声称,其发生几率在508×1020例中只会发生一例。

首先介入此指控的阿姆斯特丹大学某委员会表示同意,该线性趋势“从统计学角度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”,但也表示这可能是因为“草率的研究”或“存疑的研究实践”,例如忽略了某些异常数据。诚信小组表示并不能确定数据是否遭到操纵。

检举人仍不满意,随即诉诸于荷兰国家科研诚信委员会(LOWI),该委员会开始进行自己的调查。LOWI从Frster处获得了被处理的数据文件,并邀请数学推断统计学教授对文件进行研究,阿姆斯特丹大学并未实施此举。其在5月6日的报告中,非常严肃地表示,“关于研究数据肯定遭到操纵的结论被视作无法避免”,并指出这违反了学术诚信。LOWI认为这是作者的责任,尤其是Frster。

该报告仅提到2012年的论文,阿姆斯特丹大学也将撤销此论文。该学校表示,这并不能作为撤销其他两篇论文的理由。阿姆斯特丹大学拒绝透露是否要进行纪律处分。Frster在报告发布前就已从该校辞职。6月1日,他原本计划在德国波鸿鲁尔大学开展一项为期5年的新研究项目,该项目享有来自德国洪堡基金会的500万欧元资助。但日前,该基金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将推迟对Frster的资助及他在5月8日颁奖典礼的出席,“直到该事件得到澄清”。

在Frster的邮件辩护中,他否认曾有过操纵数据的行为,并誓要争取重审此案。“关于我操纵数据的结论从未被证实过。”他写道,“这仍是一个基于可能性的结论。” Frster同时写道,他在2012年论文的合作作者——德国应用管理科学联邦大学的Markus Denzler在研究中“与数据采集或数据分析毫无关系”。

虽然对于普通读者来说,检举信中的计算方法晦涩难懂,但却已在统计学家和心理学家中引发激烈争论。美国普渡大学西拉法叶校区认知心理学家Gregory Francis曾调查过多起学术不端行为,他认为这套计算方法“非常有说服力”。检举人“明确表示刊载的数据好得令人难以置信。人们对此不表示怀疑。”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社会心理学家Brian Nosek表示。Francis和Nosek指出,正如学术界首次发现了Stapel和Smeesters的伪造证据后一样,Frster的其他论文也应放在显微镜下进行剖析。

但是Sherman表示,他认为应该给予Frster“无罪推定(即在罪证不足的情况下被假定为无罪)”。“即便我们都同意这些数据不太现实,但也未必表示就是欺诈行为。”他指出,“目前尚不清楚为什么数据会是这种情况。我们之后可能会理解现在无法理解的事情。”

Frster的博士生导师、德国维尔茨堡大学社会心理学家Fritz Strack同样告诫莫要过早下结论,“Jens Frster是一名优异的博士生,我从未怀疑过他的诚信问题。”SPPS编辑Allen McConnell表示阿姆斯特丹大学尚未联络他商讨存在争议的论文。

与此同时,荷兰科学家开始思考,这一系列的学术不端事件是否意味着国家科研体系的腐化(在其他领域也存在多起学术不端)。自Stapel事件以来,专门处理申诉的LOWI收到的待处理案件数量增长了三倍,2013年达19起。但是LOWI主席、阿姆斯特丹大学社会学荣誉教授Kees Schuyt表示,案件数的上升只是表明荷兰的检举人现在了解检举的方式。在《新鹿特丹商报》的最新采访中,Schuyt表示,“因为所有对学术不端行为的曝光,人们更好地了解到如何在校内进行检举,如何向LOWI申诉”。

原文检索:

Frank van Kolfschooten. Fresh Misconduct Charges Hit Dutch Social Psychology. Science 9 May 2014; DOI: 10.1126/science.344.6184.566

Frank van Kolfschooten. Psychologist's defense challenged. Science 30 May 2014; DOI: 10.1126/science.344.6187.957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分享到: